天空衫与天下彩同步:占寺院土地施暴和尚!

文章来源:爱课程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16日 13:49  阅读:3075  【字号:  】

为生命谱写一首乐曲,用好的习惯演奏它,它会更加突显生命的雄浑壮阔,将点点感动与真实播撒在每一个听者的心田。

天空衫与天下彩同步

刚开始我和妈妈随着手机播放的《明月几时有》边听边唱。唱的正嗨时,爸爸无奈地告诉我们北环路又堵了,我和妈妈才从音乐的世界里回来。只见北环路口不足100米的距离密密麻麻挤满了电动车、自行车、走路的行人,公交车、小汽车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。妈妈想了想说:要不咱走渠东路吧。爸爸调转车头拐向渠东路。路很顺畅,我和妈妈又唱起歌,庆幸我们的伟大决定。可是快走到国基路时,不幸的事情又发生了。由于路边的小摊小贩太多,加上下班、放学高峰期,还有人不遵守交通规则,乱挤乱拐,这个路口也堵得水泄不通,我们再也提不起唱歌的兴趣了。好在爸爸的驾驶技术好,他小心翼翼地注意车的左侧行人和车辆,妈妈在右边提醒着行人。20分钟后我们才蜗牛似的离开了这个路口,我们三个都长长的出了口气,以为到了安全的地方。拐个弯到了三全路,本来的电动车、自行车道已被接郑州七中住校高中生的车辆排满了,自行车、电动车只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,宽阔的三全路由于无序行车已被堵成一锅胡辣汤。妈妈不禁感叹:回家近在眼前,却又远在天边。

外面漆黑一片,雨婆婆似乎非常理解我,陪我一起哭。雨婆婆的泪水淅淅沥沥的飘着,横的,竖的,斜的,密密麻麻,像断了线珍珠一样,不住的打着大地,仿佛天上有一个大喷壶,给大地沐浴。

母亲是我心原上的一棵青樟,连着心跳的根系,将一种本性的原始母爱传达到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,用繁茂枝叶滤过的温暖阳光,呵护她身边小花的萌芽,用粗壮的枝干给我提供最坚挺最厚实的依靠。

半夜起床上厕所时,看见从厨房传出的昏黄的灯光,怀着好奇,蹑手蹑脚的走向厨房,看到妈妈正一脸耐心地揉面,醒面,擀饼……一切就像是艺术家在做作品,那么流畅,那么娴熟,仿佛演练了千遍万遍,只是因为我不经意间提出的想吃妈妈做的鸡蛋饼。灯光映在妈妈的脸上,显得是那么的柔和,那么的温柔。泪水像是脱闸的洪水般将我的心淹没。

走出李文浩家,我来到一个动物园,里面有一些很古怪的东西:带两只角的狮子;两只尾巴的大象;一只腿的毛毛虫……

我曾经读过《弟子规》里的一则故事----《孝子江革》。这则故事讲的是:后汉时候有一个人名叫江革,在他很小的时候,父亲就去世了,只剩下他和母亲相依为命,他很孝顺母亲。后来,江革的家乡闹土匪,老百姓们四处逃难。江革也背着年迈的老母亲逃往外乡。路上几次遇到土匪,江革都哭着乞求他们说:我还有个老母亲需要照顾啊!江革的孝心使土匪不忍心杀他了,还指给他们平安的去路。




(责任编辑:励中恺)